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村野女人香 > 第187章 不可描述

第187章 不可描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道也无所谓,反正你也是一样的下场。”嬴洛还是没有说出百里流月最想知道的事情,反倒是这么一句话,让百里流月整个人更加的不好了。
  
      “你想做什么?”嬴洛这话一出,就知道嬴洛真正的立场是什么了,还说什么可以救百里流月,还说什么非要百里流月亲自上门请他才可以。
  
      原来,他打的其实是百里流月的主意。
  
      百里清光的话音刚刚落下,他们的四周就立刻被一大群士兵团团围住,一个个手上都是用玄力凝成的弓箭,好像嬴洛他们稍有什么举动,就打算对嬴洛他们动手了撄。
  
      嬴洛和薄风止还是一脸悠闲的坐在那里,并没有被这突然的举动被惊讶到,反倒还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只是嬴洛看向百里清渊的眼神,却颇有几分深意,还以为他会是不一样的人,没有想到还是一样。
  
      百里清渊的眼神却坦荡荡的,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一向无欲无求的百里清渊,自然是不会为了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人而改变什么。
  
      虽然这个人很特别,但是…偿…
  
      “紧张什么?我不打算做什么。”嬴洛也学着薄风止的姿势,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好像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的样子:“我就只是来看看百里流月的惨样的而已,反正已经活不长了,没救了。”
  
      “你不是说能救她的吗?”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我说什么你都信吗?”嬴洛不由的冷笑着说道:“如果你真的信,又何必带着这么多人来,既然彼此都不相信,那也就罢了,我真的就只是来看看。”
  
      “看什么?”
  
      “看百里流月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嬴洛看着百里流月这副惨样,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真的是要被嬴洛说的话给气死了,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只是为了看看流月现在怎么痛苦,还特意的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吗?
  
      “你们知道她惹的人是谁吗?”嬴洛状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说道。
  
      嬴洛提起这件事情,百里流月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那个长的十分妖孽的男子,她记得,他叫做……
  
      “邪风。”嬴洛摸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个邪风。”
  
      对于邪风,很多人都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对于邪风的名头,整个九州大陆的人都知道,谁都不曾想过百里流月惹的竟然是这号人物。
  
      “不信的话,可以找*学院的求证,他们应该还记得这件事情。”嬴洛的神色自然的说道,看着百里流月一眼说道:“你现在所受的所有痛苦,都是当初你加注在那只小宠身上的。所以,就算你现在是难受的要死了,那也怨不得别人。”
  
      “也不用再想谁能救得了你,邪风会留你活这么久,只是要让你好好感受一遍他的小宠所受过的痛苦而已。”嬴洛这才站起来,一直没有说话的薄风止也站起来,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
  
      谁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百里清光有些心疼也有些气愤的看着百里流月。
  
      只是出去了一趟,就把命都给搭上去了,如果当初自己并没有错信慕容白,让他和百里流月一道去*学院的话,是不是今天的事情就不会是这样的呢?
  
      “既然活着这么痛苦,那就死吧!”薄风止的声音十分的冰冷,就好像从地狱之中传来的一般,让人不由的毛骨悚然。
  
      不仅仅是百里清光他们不明白薄风止这么突然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连嬴洛都有些讶异的看着薄风止。
  
      这薄大爷是打算做什么呀?
  
      大家都还没有来得及问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听到从百里流月那边传来一副痛苦的声音。
  
      “流月,你怎么了?”百里清光不由的紧张的问道。
  
      但是百里流月不由的捂着自己心口的位置,脸上不由沁出一层薄汗,似乎一副真的很难受的样子。
  
      而薄风止却搂着嬴洛,趁着他们将注意力分神到百里流月的身上的时候,身形犹如一道闪电一般的在他们的面前消失了。
  
      空气之中还留着薄风止的一句话:“不要试图来招惹你们不该招惹的人,否则,百里流月就是你们的下场。”
  
      与此同时,百里流月似乎也难受到极点了,眼睛不由的瞪大,最后连气息都弱下来了,整个人没有生气的倒下去了。
  
      就一如薄风止的话那般,那就死吧,明明谁都没有看到薄风止出手,但是百里流月却就这样离奇的死了。
  
      “流月,流月。”百里清光虽然知道百里流月的身体已经挨不过多久了,但是这么突然,还是让百里清光有些接受不了。
  
      而百里清渊却还是一副很淡然的模样,只是看着刚才嬴洛他们离开的方向。
  
      “皇兄,听到刚才那个薄风止的最后一句话了吗?”百里清渊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了,不就是吓唬人的话吗?我百里清光,坐拥整个苍天州的高手,还怕他们吗?”百里清光一副他绝对不会被那句话吓唬到的样子说道。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流月却突然死了。”百里清渊倒是看的比百里清光透彻一些说道:“可见此人高深莫测。”
  
      对于百里清渊说的这一点,百里清光无法否认,确实是如此。
  
      又或许是薄风止出手太快,而他们谁都没有捕捉到。
  
      无论是这一点之中的哪一点,都无可否认薄风止的实力高深莫测,就如同他自己的话里说的那样,不该招惹的人。
  
      “而薄洛,之前一出手就是极品丹药,还有罕见的雪莲,可见身份不一般。”百里清渊将这两个人都分析了一遍说道:“当年发生在*学院的事情,就连*学院的执法长老他们都不甚清楚,但是薄洛却能说的那么清楚,就好像当时在场一样。”
  
      “或许是和邪风有关系之人吧,否则也不会动静闹得这么大,就只是想看看流月现在有多么的痛苦。”百里清渊背对着百里清光说道:“皇兄,无论做什么,这两个人,还是不能小看,万事三思而后行,别搭上一整个苍天州,就不值得了。”
  
      “我知道了。”虽然气不过,但是百里清光也不是那种没有脑子,只会意气用事的人。
  
      听嬴洛说起那件事情的时候,又提到了邪风,百里清光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了。
  
      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在他们面前耍手段的人,想必也是不简单的人。
  
      而百里清渊看人一向也都是很准的,既然连他都这么说了,百里清光岂会有不听之理呢?
  
      “流月猝死之事不要外传了,免得到时候整个苍天州都人心惶惶的。”百里清渊所有都在考虑到。
  
      “我知道,我先去处理一下流月的后事。”说到这个百里清光的语气还是有些悲伤的,附身将百里流月抱在怀里,带着那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百里清渊的府邸。
  
      而百里清渊不由的伸手拢了一下自己厚重的狐裘的领子,看着远方,嘴角微微勾起,这次就算是你送了那些丹药和雪莲的回礼吧!
  
      下次可别再犯在我手上了,我可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易的放你走了。
  
      “王爷,起风了,您还是回屋吧!”旁边的侍从十分关切的说道。
  
      百里清渊微微点头,白色的狐裘在转身的片刻微微的飞扬,薄洛,后会有期。
  
      而已经带着被薄风止带着离开的嬴洛,不由的还是想问一下,刚才那么做算是怎么回事呀?
  
      “薄爷,你。”但是嬴洛这才开口说了几个字,薄风止就已经知道嬴洛要说什么了。
  
      “你来苍天州,不就是想要看百里流月怎么死的吗?”薄风止一脸淡然的看着嬴洛说道。
  
      “是这样没错,但是……”嬴洛有些话说的欲言又止的,但是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动手啊,这不是在给自己找虐吗?
  
      “光明正大动手怎么样,不分散点注意力,你打算怎么离开那里?”薄风止伸手揉揉嬴洛的脑袋说道:“百里流月本就是将死之人,早死晚死,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死字,有脑子的人就懂的有些人不该惹。就算是我当着他们的命,让百里流月死亡,他们也不该怎么样。”
  
      “真的吗?”嬴洛是有些怀疑的,但是对于从薄风止口中说出来的话,嬴洛还是很信任的。
  
      “对了,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让百里流月突然就猝死了?”嬴洛一脸好奇的看着薄风止问道:“我刚刚就扎在你旁边,但是我好像都没有看到你出手啊!”
  
      “不是好像,我确实没有出手。”薄风止肯定了嬴洛的话说道。
  
      但是就是因为薄风止的肯定,让嬴洛更加无法理解,那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
  
      “她到时间了而已。”薄风止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嬴洛也是醉了,还以为他悄悄的放了大招,没有想到,竟然只是这样。
  
      本来就没有他们什么事情,现在好了,搞得好像百里流月是死在他们手上的一样,这薄大爷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给自己树敌啊!
  
      这就是高手的自信吗?嬴洛不由的觉得有些无奈,果然,她还是无法理解高手的精神世界啊!
  
      等嬴洛他们回去的时候,洛时臣他们也已经回去了。
  
      桀雾还很兴奋的告诉嬴洛他们,归元山庄真的是毁了,之前还把山庄的结界给打开了,所有的魔兽都冲进去捣乱了。
  
      而温姓的那些人,刚开始还能招架的住,但是后来的魔兽聚集的越来越多,血腥气也越来越重,可想而知最后的而结果是什么。
  
      “还有人活下来吗?”嬴洛挑出了其中的重点问道。
  
      “不清楚,不过,我好像确实没有看到温灵羽和温莲生。”桀雾回想了一下,然后跟其他人求证道。
  
      洛时臣他们几个面面相觑,回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之前场面太混乱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后来看,好像确实没有发现那两个人的身影。”
  
      “一起逃了吗?”拓跋融昊不由的微微的皱眉的说道:“还以为温平宗只会保温莲生一个人呢!”
  
      “或许温平宗只是想送温莲生一个走的,而温灵羽却刚好偷偷跟上了,这样的可能性更大。”这是嬴洛的猜测,觉得这样的才是最有可能的:“不过,没有了归元山庄,没有了温平宗的庇护,那已经没有任何一丝玄力的温莲生,怎么可能会是温灵羽的对手。”
  
      “未必,温平宗疼温莲生,送温莲生走,也要无比保证他能在九州大陆上立足,肯定给了他法宝,温灵羽想要动他,也未必能够得手。”薄风止的想法却有点不一样了:“先不管了,现在还翻不出什么浪来。”
  
      “也是,这件事情跟我们可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吗?”嬴洛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笑着说道。
  
      明明这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好吗?说的一副自己很无辜的样子,这也没谁了啊!
  
      “好了,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我们准备启程了。”
  
      嬴洛嘴角微勾,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一个月,一些事情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还真的是让人不由的唏嘘不已啊!
  
      不过,还好一切都如同当初的预料一样的发展着,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
  
      “啊?要走了?当初我们来这里,不是想要好好的找百里流月算账的吗?”桀雾自然还记得当初嬴洛说的话:“现在人不是都还没有见到吗?就要走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