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村野女人香 > 第186章 亲眼所见

第186章 亲眼所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啊……”那个小厮看着嬴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嬴洛不由的有些惊讶了。
  
      “其实,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公子您一个月了。”那个小厮的笑容有些僵硬,天知道这一个月金鳞公子去了哪里?
  
      他们王爷也是下了死命令的,所以没有办法他就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了,还好金鳞公子是回来了,否则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嬴洛的嘴角微微的有些抽搐了,他们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竟然等了自己一个多月啊撄!
  
      而听到这些话的薄风止却不由的皱眉,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可以在这里等嬴洛一个多月。
  
      虽然薄风止有些狐疑,但是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跟着嬴洛一起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轿子了。
  
      轿子华丽,也很大,坐下两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轿子的四周是放着帷幕的,让人无法窥伺轿子之中的情况偿。
  
      “兄长?”薄风止在嬴洛的腰间轻轻的捏了一下,语气暧昧的在嬴洛的耳边说道。
  
      嬴洛却不由的有些脸红,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薄风止可比以前会调戏人的多得多了。
  
      嬴洛一只手抵在薄风止的胸膛之上,抬眼看着他说道:“这不是你自己之前说的吗?不说兄长,难道要说你是我的。”
  
      嬴洛的话就到这里夏然而止了,后面那未说出口的话,真的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想说什么?我是你的谁?”薄风止更加靠近嬴洛,连说话的气息都能喷薄在嬴洛的脸上。
  
      这样的气势太过于强大了,让嬴洛不自觉的把脸撇向一旁,没有看薄风止,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就那谁呗。”
  
      “就那谁,是谁?”薄风止看嬴洛这一副模样,更喜欢逗嬴洛的步步紧逼的说道。
  
      嬴洛本来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余光瞄到薄风止嘴角那暧昧的坏笑,嬴洛就不由的火大,论调戏,姐姐一个现代人,还玩不过你一个闷***的家伙吗?
  
      薄风止没有想到嬴洛这么快就反击,一时没有防备就被嬴洛反压在身下,只见嬴洛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伸手勾着薄风止的下巴,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说道:“你想成为我的谁呢?”
  
      薄风止就静静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耍流氓的嬴洛,嘴角微微的弯起,笑容很灿烂,好像顿时让天地失色一般。
  
      连嬴洛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晃眼了,薄风止这妖孽这是要使美男计吗?这绝对是犯规啊!
  
      只见薄风止微微的抬头在嬴洛的嘴角小啄了一下,伸手抱着嬴洛让嬴洛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说道:“你是我的,你问我想成为你的谁,以前或许不能确定,但是现在。”
  
      嬴洛不由的抬头看着薄风止,看着他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说道:“我想成为你的男人,你的夫君,你以后孩子的爹,唯一一个。”
  
      原本听着还是挺有感触的,但是后面加的那四个字,就让嬴洛不由的无奈:“难道在你心里,我是那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不是。”薄风止伸手摸摸嬴洛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但是你太过于美好了,男人,女人,都围着你转,不是吗?”
  
      “那也不能说明我就会和他们怎么样。”嬴洛真的想说薄风止想的太多了,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有别的女人,同样的,也不会在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还有别的人。
  
      这是她感情上的洁癖,既认准了一个人,那么她就会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
  
      如果不是这样,当初在薄风止失忆,不认得她的时候,她就该脱身了,不是吗?
  
      “谁知道呢。”薄风止抱着嬴洛的手臂更加的紧了几分,把脑袋埋在嬴洛的颈窝之中,语气闷闷的说道:“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不懂得体贴,或许不比别人温柔,你遇上更好的,会……也是正常的。”
  
      有些话薄风止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嬴洛还是听的懂得。
  
      嬴洛不由的从薄风止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脸色有些难看的瞪着薄风止。
  
      薄风止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抿嘴看着嬴洛,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总觉得嬴洛生气了,但是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
  
      就见嬴洛阴沉着脸看着薄风止,然后双出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薄风止的两颊,薄风止刚要伸手把嬴洛的手拨开。
  
      嬴洛阴沉着声音,还带着一抹威胁的味道说道:“你动一个试试看。”
  
      薄风止手一下子就僵在半空之中,薄风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话的将手收回去。
  
      要是换做是以前,要是有人敢用命令的语气跟他这样说话,他绝对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的。
  
      可是如今,或许是因为这个对象是嬴洛吧,这才让他都不自觉地没有脾气了。
  
      而且他还很享受,很享受嬴洛对自己的发火,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更加真切的感受到嬴洛对自己的在意。
  
      见薄风止乖乖的将手伸回去,嬴洛的心情这才稍微的好了些,但是手还在薄风止的脸上肆虐,一句话也不说。
  
      等嬴洛发泄过后,薄风止的脸都微微有一片红,嬴洛这才收手,而且还有些心疼。
  
      人啊,就是这么的犯贱,蹂躏的时候那么狠,现在倒是会心疼了。
  
      “我没事。”见嬴洛最后有些轻柔的抚摸着自己有些微微发红的脸颊,薄风止不由的说了一句。
  
      “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嬴洛将自己的手收回来,背对着薄风止,声音有些闷闷的说道:“我不喜欢。”
  
      薄风止不由的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晦暗,果然自己还是不会说话,只是一句话就让嬴洛生气不高兴。
  
      “你也知道你脾气不好吗?”薄风止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你不懂得体贴,你也知道你比别人温柔吗?”
  
      听到嬴洛对这些话的肯定能个,薄风止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虽然这些是事实,但是从嬴洛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薄风止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却又无力反驳。
  
      “这个世界上脾气好,又体贴又温柔的男人多了去了。”嬴洛这话让薄风止的心不由的沉的更低了。
  
      果然,自己还不够呢!
  
      “如果我真的要这样的男人,那还有你什么事情?”嬴洛这才回头看着薄风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吻上薄风止,这个吻很热烈,很用力,也很霸道,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好像是想证明什么的样子。
  
      “这样,你还不懂吗?”嬴洛放开薄风止,看着薄风止问道。
  
      薄风止微微蹙眉,明显一副不懂的样子,嬴洛不由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千年老妖,活了这么久,女人的心思一点猜不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走进他心里的女人只有自己一个,想想还是觉得挺幸福的。
  
      “如果我真的要那样的男人,那还有你什么事情。”嬴洛又一次重复这句话说道:“可是,偏偏走进我心里的却是这样的你,只是这样脾气坏却会为了我隐忍脾气,不够体贴也要努力的做,比不上别人温柔,却对我各种柔情的你,让我的心为之悸动。我要的只是这样的你,只是你。我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要是还是听不懂,那我真的也不想说什么了。”
  
      嬴洛这最后的那句话是故意说的,从刚才薄风止听到自己说的那些话之后眼神都不由的亮起来的时候,嬴洛就知道薄风止心里的想法了。
  
      傻瓜,我喜欢的只是你,从我刚刚来到这个异世,就霸道的闯进我的世界的你;在离开你之后,占据我的满满的心的你;在你失忆之后,却还是无法放手的你。
  
      就只是你,才让我有心动,心跳,想要一辈子的想法。
  
      薄风止一把将嬴洛牢牢的抱住,在嬴洛的耳边说道:“我听懂了,听懂了,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嬴洛没有反驳薄风止的话,嘴角还不由的上扬,心情甚好的样子。
  
      而仅仅的抱着嬴洛的薄风止,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他听到了,他的小乖亲口说的,她要的只是他!说的这么的直白,他家小乖还真的是让人不由的想要将她扑倒狠狠的蹂躏呢!
  
      薄风止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从他确定嬴洛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之后,他就绝对不会再松开嬴洛的手了,别的男人再好又怎么样?小乖是他的,他绝对不会让别人染指的。
  
      “金鳞公子,到王府了。”轿子落下之后,还好他们并不会直接将帷幕掀起来,否则要是看到嬴洛和薄风止两个人抱在一起,还真的是要让人惊讶的很啊!
  
      “把面具戴上。”嬴洛在他们要下马车之前,对薄风止说道。
  
      “嗯?”薄风止虽然是有疑问的,但是还是乖乖听话的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那花纹精致的半脸面具戴上,一如当初他们在嬴家初遇的时候。
  
      想想还真的是有些怀念啊!
  
      “我这突然消失了一个月,都忘记了百里流月那里还等着我救命呢!”嬴洛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说道:“今天,或许就会见到百里流月也不一定,当初在*学院,她见过你,毒也是你给她下的,所以带上面具的好。免得被认出来,平添太多的麻烦。”
  
      薄风止点点头,回想着这件事情,但是并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搜寻到。
  
      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少了很多跟她的回忆,以前觉得没有什么所谓,但是现在,薄风止却想要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和她的所有记忆,他都想要记起来,不想要在她提起的时候,自己却好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让薄风止觉得十分的不爽,不爽。
  
      “走吧,薄爷。”嬴洛在下轿子之前,笑的十分的狡黠的在薄风止的薄唇上偷了香之后,心得意满的走下去。
  
      而薄风止的嘴角也不由的微微的上扬,心情也是甚好的样子,跟着嬴洛一起走下去了。
  
      “落,你来了。”百里清渊总是一副白衣加厚重狐裘的打扮,手上还抱着一个暖炉,看着嬴洛微微的笑着说道。
  
      而百里清渊对嬴洛的这个称呼让薄风止大为不爽,他跟嬴洛这么亲密了,也才喊嬴洛为洛,他们这才认识几天。
  
      嬴洛站在薄风止的身边可是很清楚的感受到薄风止的不受,她大概能够知道薄风止是在不爽什么,不由的觉得头疼啊!
  
      当初自己想名字觉得太麻烦了,才随意的用自己名字之中的一个字而已。
  
      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谁知道呢?
  
      “这位是?”百里清渊也感受的到薄风止的敌意,但是是嬴洛的朋友,百里清渊自然是客气的问道。
  
      “这位是我的兄长,薄风止。”嬴洛拉着薄风止介绍,然后在纠正称呼说道:“对了,我叫薄洛,王爷喊我薄洛就好了。”
  
      见嬴洛这么识相,薄风止这冷意和不爽的情绪这才压制了一些下去了。
  
      百里清渊不动声色的扫了薄风止一眼,他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不一样,说是兄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好像并不是兄弟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