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村野女人香 > 第142章 冷到冰点

第142章 冷到冰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见折袖夫人突然眼睛的瞳孔放大,身体微微的僵硬,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上,脚也有点站不稳了,最后不由的跪下去,一脸的不甘心。
  
      原来有人突然对折袖夫人从背后攻击,一把尖锐的匕首从背后插进折袖夫人的心口的位置撄。
  
      “哈哈,想要……我死?你们还太嫩了。”慕容白强忍着自己身体之中的痛苦,哈哈大笑的说道。
  
      嬴洛和薄风止不由的抬头朝那把匕首飞过来方向望过去,没有想到竟然还是熟人干得。
  
      “对了,似乎你们的仇人不少。”慕容白的笑容越发的阴狠,这话是对嬴洛和薄风止他们所说的,而嬴洛他们也确实是看到几道熟悉的身影。
  
      无相大师,嬴落萱啊,果然这两个人也都找上门来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跟慕容白勾搭成奸,不过想想也觉得无可厚非,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还以为无相大师他们知道稍微的收敛一些,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会追上来,要置他们于死地,其实还真的想不通是什么仇什么怨,不是吗?
  
      一切无非是无相大师他们的嫉妒心在作祟,说到底嬴洛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去针对或者是妨碍无相大师什么,不是吗?
  
      有些人就是这般,说什么都没有用偿。
  
      “倒是没有想到你们会出手救慕容白。”确实是没有想到,像无相大师这种,那也绝对是过河拆桥的家伙,现在的慕容白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按道理来说,无相大师他们绝对可以安全不顾他的死活的。
  
      “我们与慕容是盟友,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遇险?”无相大师眼睛微微眯起,笑着说道。
  
      但是这样的说辞,嬴洛绝对不会相信。
  
      而且,无相大师心里却是也不是那么想的,毕竟现在这样的情况和当时说好的一点都不一样。
  
      如今慕容白设下的这个天罗地网阵法,如果没有慕容白自己解开,他们也根本就无法从这里出去,所以,说什么也要保住慕容白的性命。
  
      否则就算是他们能够把嬴洛和薄风止在这里解决了,那他们也无法从这里离开,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吗?
  
      “反正都来了,是要拼个你死我活了,是吧!”嬴洛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当时在林子那边放你们一马,竟然还不知道收敛,真的是找死!”
  
      “嬴洛,你以为你很厉害吗?”嬴落萱刚才是看到嬴洛身上那好多种属性的玄力,但是因为站的微微有些远,嬴洛和慕容白的对话,他们是没有听清楚的:“修炼了旁门左道的邪术才让原来连玄力都没有的你,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玄力,你知不知道这些必将反噬。”
  
      “会不会反噬,我比你清楚。”嬴洛挑眉看向嬴落萱,嘴角微勾冷笑着说道:“说到底你还是不够聪明,你以为跟在无相大师身边,你就有多厉害?在整个九州大陆之上,无相大师连个屁都不是。”
  
      嬴洛这话一出来,无相大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收敛起来了,而且脸色微微的有些发黑起来了。
  
      明显是嬴洛这番评价自己的话给气到了。
  
      “不信,问问慕容白?”
  
      “哼。”慕容白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好像是在印证嬴洛所说的话一样。
  
      无相大师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心里也十分的不快,但是此刻却绝对不是对慕容白下手的时候,对此他只能忍下来。
  
      但是对于嬴洛的话,无相大师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忍了,毕竟他们今天会到这雪山之巅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嬴洛他们死在这里。
  
      “萱儿,嬴洛留给你解决。”无相大师开始给嬴落萱分配攻击的对象:“一定要她死在这里。”
  
      “我知道,师傅。”嬴落萱对着无相大师微微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嬴洛的眼神值之中迸出狠厉的光芒出来。
  
      嬴洛和薄风止两人对视了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彼此都很清楚,是在叮嘱对方小心一些的。
  
      慕容白强忍着身体里那钻心的疼痛从地上坐起来,嘴角的那抹笑容,诡异的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觉得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慕容白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因为无相大师还有嬴落萱的攻击接踵而来,根本就不给嬴洛他们思考的机会。
  
      嬴落萱喜欢用自己的玄力凝成的玄兽对嬴洛进行攻击。
  
      但是这也正合嬴洛的心意,只见嬴洛的嘴角微勾,并没有一次性的解决,而是准备先玩玩嬴落萱的,就是要让她看看她口中所谓的用旁门左道修炼出来的玄力到底是有多少的威力。
  
      嬴落萱的玄兽是一只十分敏捷的豹子,一下子就朝嬴洛扑过去来了。
  
      嬴洛并没有闪躲,只是将手中的折扇合起来,就在那只豹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朝着它的脸狠狠的拍了一下,竟然就轻易的将那只豹子给拍飞出去了。
  
      可见嬴洛的玄力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
  
      嬴落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玄兽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就被嬴洛给打飞出去,眼神的瞳孔不由的回缩,因为嬴洛已经站在她的身旁,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嬴洛说完就伸腿朝着嬴落萱的小腿踢去,让嬴落萱一下子吃痛的跪在地上。
  
      嬴洛还没有来得及继续攻击,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犀利的目光,不由的身体往旁边一撤,躲过了那只豹子的攻击。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落空了,才让豹子有种很气愤的感觉,不由的前爪用力的刨着地,龇牙咧嘴的,面露凶光。
  
      “还没有试过这扇子的真正力量,现在倒是可以练练手。”说着嬴洛将自己手里的折扇打开,在空中挥舞着,脚下轻点着,就从扇子之中慢慢的飘出一缕黑色的烟出来。
  
      而这些黑色的烟在空中慢慢的聚拢在一起,让人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嬴落萱也不知道嬴洛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让豹子继续攻击嬴洛。
  
      但是豹子并没有碰到嬴洛分毫,就被空中的那团黑气,一点一点的被笼罩起来,让豹子根本就无法动弹,最后慢慢的完全被吞没了。
  
      没有一点的征兆,也没有一点的声响,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将豹子完全吞没了。
  
      “这是什么?”嬴落萱吃惊的看着嬴洛,然后表情之中就略带有些恐惧的样子,她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玄力也好像一点一点的在流失,一点一点的被抽干。
  
      不过仔细的看了一下,黑气之中还带着一个张着嘴巴不停的咬啊咬的骷髅头。
  
      “夺命判官扇啊!”嬴洛还没有开口说话,慕容白浑身颤抖着,但是嘴却不停的说道:“可以将敌人释放出来的所有玄力都一一蚕食掉,玄力被蚕食殆尽之后,那个人的生命也油尽灯枯了。”
  
      夺命判官扇的力量可是很霸道的,当然一般来说,只有玄力在对方之上,效果法能发挥的出来的。
  
      而正巧,嬴落萱也确实不是嬴洛的对手,所以她的玄力会被夺命判官扇吞食,也算的上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
  
      慕容白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看着嬴洛,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夺命判官扇,那是多么神秘的东西,已经在九州大陆之上消失匿迹了,如今竟然握在一个**臭未干的小丫头身上。
  
      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是不简单,不过也是,都能从幼兽直接借尸还魂到人的身上,也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或许再稀奇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都不觉得稀奇了吧!
  
      听到慕容白对嬴洛手中那把扇子的描述之后,嬴落萱也感觉自己身体之中的玄力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不由的惊恐起来,用几近哀求的语气说道:“嬴洛,我是你二姐,我们是亲姐妹,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嬴洛听了嬴落萱的话,不由的觉得好笑:“你三番四次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我们是亲姐妹?你怎么没有想过要放过我?你凭什么以为别人就该放过你?你以为你是谁?”
  
      嬴洛对嬴落萱没有意思的怜悯,如果当初在嬴家的时候,嬴落萱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的话,如今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不是吗?
  
      刚才是身体里的玄力被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来,只是让嬴落萱慢慢的变得虚弱,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嬴落萱却一副发狂的模样,扬天大叫着,似乎真的很好难受。
  
      而那团黑气在嬴落萱的身上萦绕了一会之后散去了。
  
      嬴落萱的声音一开始十分的亢奋,但是慢慢的弱下来,最后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微微的张着,就一副跪坐在那里的姿势,整个人都疲软下来的感觉,连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嬴洛唰的一声就把折扇收起来,而那团黑气也一下子回到扇子之中,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了。
  
      嬴洛背过身去不看嬴落萱,会有这样的下场,都是嬴落萱自找的,她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之前只是觉嬴落萱不是威胁,所以并没有赶尽杀绝,但是如今看来,如此不识时务之人,留着也只会是一颗毒瘤,与其放着随时发作,还不如一次性的拔除了好。
  
      “砰。”嬴洛这边刚刚解决嬴落萱,就听到从薄风止和无相大师那边传来的一道巨大的声响,扬起灰尘一片,让人有些看的不真切了。
  
      等尘雾微微的散去了之后,嬴洛定睛一看,没有想到那个被打飞出去,重重的砸在石头上的人是薄风止。
  
      “薄风止!”嬴洛速度很快,身形一闪的就朝薄风止冲过去,还没有来得及扶起薄风止,无相大师就朝他们攻击而来。
  
      不得不说无相大师可是比嬴落萱厉害太多了,就算是嬴洛对付起来也是很吃力的,毕竟嬴洛的玄力比之无相大师这种修炼百年的来说,确实是弱了一些。
  
      而且无相大师的招式基本上都是连贯的,根本就不给嬴洛任何**的机会。
  
      交手好几个回合下来之后,嬴洛可以感觉的到脚下有些轻浮和不稳,有些恍惚之间,就让无相大师得了空,一掌重重的打在嬴洛的心口上。
  
      而无相大师的这一掌也让嬴洛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薄风止的身边。
  
      嬴洛用手撑着自己的上半身起来,猛的吐了一口血,还不由的咳嗽了几声,五脏六腑伤的厉害。
  
      当初放过无相大师,还真的是一件很失策的事情。
  
      但是让嬴洛最在意的是,薄风止竟然会输在无相大师的手上,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东西,是她不知道的?
  
      嬴洛偏头看向薄风止,就看到薄风止的嘴角沁出一抹黑色的鲜血,额头上也是一层薄薄的冷汗,眉头蹙起,喘着粗气,明显就是一副很不对劲的样子。
  
      “怎么样?”嬴洛都还没有开口询问薄风止的情况,薄风止倒是眼底满满的都是担忧的反问一句嬴洛。
  
      “哈哈,还有功夫担心别人?”似乎那一阵的疼痛被慕容白给忍过去了,虽然脸色苍白的很,脚下也有些蹒跚,但是还是要站起来嘲笑着薄风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